懶癌末期。這兒拿來看文居多,最近發現原來這邊那麼多同好,考慮也把自己的原創和乙女腦洞寫下來做紀錄

Lanka

[文野乙女]竄改時空者 01



文野乙女本篇,CP未定但大概不会是太宰

第一人称。女主角有名字,以自己的形象写的,叫做藤原染

看之前强烈建议先去看我上一篇发的人设,因为很多自我流设定


http://zensama.lofter.com/post/21e3d7_c2e3e4b (原創人設傳送門)


可以接受再看下去啰,玩得愉快,希望可以多多留言跟我说说感想如何,让我们开心的玩耍吧(?)

再提醒一次 女主角是神,在天界的轮回司工作


-




去下界鬼混了一天回到家。

「⋯⋯我回来了。」出自于习惯我自然的打了声招呼,并未得到回复,看来是没有人在家。

不知道是否因为五月病的关系,最近感到特别懒散无力。

不对,现在是七月啊。

薰出任务好一阵子没有音訊了,不知道是不是这回的任务较为棘手,嘛、再难搞的罪人都没有我麻烦吧⋯⋯至少她是这么对我说过的。

翻开客厅桌上的天界日报望向头版——原来地府那群家伙自由了啊⋯⋯说得也是,七月到了。

啧、最好不要给我惹什么麻烦,虽然就算惹了什么事也不会轮到我们重刑部处理就是了,抓交替、捉弄人类什么的,只是这个月死亡人数升高,四处都是灵魂,空气会变得很稀薄,令人受不了,呼吸困难。

将报纸翻页,我蹙眉,尽是些没营养的新闻⋯⋯下界出现了可以窜改时空的人,关我们天界屁事⋯⋯

「哈?!」我这才意会过来,连忙翻到前页,定睛一瞧,「What?」

下界的某时空出现了拥有异能能够篡改时空的、人类?

Excuse me?

我整个人都懵了,这么大的新闻竟然不是在头版而是娱乐版吗?新闻部的那群家伙脑袋是不是哪儿撞到了?

放下手里的报纸,不过既然能放在娱乐版,那么应该是已经派人去处理了吧?嗯。

不过正常来说应该是我们重刑部去处理才是,可没听出云他们提起过啊。

我眉头深锁,觉得似乎被排除在外了。

不行,还是了解一下比较好。

我拿起手机从联系人寻找道明寺的名字,按下通话键——

「喂?染染怎么了?」约莫十秒左右电话被接起了,道明寺的声音听起来挺一般。

「我想访问一下,你有看今天的娱乐版吗?」

「哈?」道明寺发出疑问声,「你说周杰伦出新歌吗?我知道喔。」

「⋯⋯」我差些儿没将手机丢进垃圾桶,「道明寺安迪先生,请问你的脑袋也撞到了吗?」

「啊!」他叹道,「妳说天界娱乐版吗?」

「对。」我的白眼都快翻到屁眼去了,「干爹有派人去处理了吗?照理说这种大事件应该要是我们重刑部去处理啊,但我没听到消息。」我翻看那篇报导边说道。

「说到这个。」道明寺答道,「干爹昨天才问我要不要接,可是我最近青组这边很忙,有点无法。」

「干爹没问我哎,他有问出云吗?」我愈来愈懵了。

「出云今早出任务去了。」我听见道明寺那头打字的声音,大概是在忙吧,「妳怎么都不知道啊,妳脑波没开?」

「我有啊。」我摸了下左耳垂,「靠,我通信器不见了!」

「染染妳很雷。」道明寺嫌弃道。

⋯⋯很好,我们的安迪先生也开始会靠北我了。

当我正想回嘴时,手机传来了震动,「道明寺,我有插播,先挂。」语毕,我便切换了通话。

「喂?」

「哈啰~亲爱的染染~妳在家对吗?」是干爹,「是这样子的,我有一件事想拜托妳。」

惨了,不详的预感。

「⋯⋯」我默默地切断通话。

接着不到五秒钟,家里的大门被打开了。

我双手掩面,好想流泪啊。

「亲爱的染染,挂上司的电话是不礼貌的唷~」从我身后传来干爹的声音,我没有回头,依旧摀着脸装死。

⋯⋯

我深呼吸一口气,叹道:「⋯⋯是不是娱乐版的事件?」

「聪明如妳。」干爹答道,「能拜托妳去帮我处理一下吗?」

我真想回答不能。

「妳也休息好一阵子了吧?」

「啊啊啊烦死了!」我起身,「说到底,这应该怪生死部那儿为什么给那个人安排这种异能吧!篡改时空耶!正常人类怎么会有这种能力?这种事连我都办不到了。」

干爹笑咪咪的看着我,竖起食指,另一只手向外递出一张纸条,「嘛~也许等妳见到那个人时,想法会不一样唷。」

我竖起愤怒的中指以表达我内心的无限干意。

***

「啊啊啊啊——!」我对着洗衣篮怒吼一跃而下。

【染染真有干劲。】

哎、我怎么收得到脑波?

我抬手摸了下耳垂,通信器什么时候回来了?

【方才注意到妳的通信器耳环没戴,给妳装上去啰,别再弄丢了。】是干爹。

【什么时候的事儿啊⋯⋯】茫然如我,【算了,我走了。】

打开干爹递的纸条,上头只写着这次的任务在过去的日本横滨。

我的胃好痛啊⋯⋯



TBC-


其实这回还只是在铺梗,还没有看到文野的角色出现,下一回快写完了,各位可以猜看看第一个遇到的人是谁www

评论(3)
热度(6)

© Lan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