懶癌末期。這兒拿來看文居多,最近發現原來這邊那麼多同好,考慮也把自己的原創和乙女腦洞寫下來做紀錄

Lanka

短打


真的好喜歡織田作5555

Bug有,OOC有

-谨向逝世者献上最大敬意。

-


他总是在那儿等,等一个复仇对象。

一直等、一直等⋯⋯

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。

起先也没有人知道有个亡魂在那座废墟徘徊,直至有一群年轻人临时起意,说是以试胆的名义到了那儿⋯⋯

事实上,也没有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发生。

甚至那个亡魂还好心的带领他们出去,告知他们这儿危险,不宜久留。

所以年轻人们仅是感到十分兴奋的在网上分享消息,随后遭到了大量转发。

据他们所言,那个亡魂是一名面无表情的青年,要不是就着窗外照射下来的月光,发现他并没有影子,一般人可能还以为只是同来探险的人呢。

前前后后有人接连去那座废墟勘查,发现在白天是见不到亡魂的,以此推测他大概是在夜晚才会出现。

接着,那个人也看到了消息。

太宰治选在了一个月圆的夜晚,独自一人到了那座废墟——

他认识那名亡魂,并且他现在就在自己身前,不过是背对的。

“⋯⋯呐、织田作——”

太宰治不晓得自己愣了多久,出声唤道,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太宰?”名唤织田作的亡魂转过身,神情和语气中没有太多的情绪,待看清太宰的脸后,还是稍稍瞠大了蓝眸。

“我⋯⋯二十二岁了。”

“这样啊,但我印象是二十岁。”

“⋯⋯”

“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刻,你先回去吧,Boss知道你来这儿吗?”

“⋯⋯”

“你什么时候去买了这身衣服的?”

“哈⋯⋯好看吗⋯⋯”

“唔、挺不错的,像个大人了呢。”

“⋯⋯”

“怎么哭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不⋯⋯没有⋯⋯”

“先不说这个,你该离开这儿。”

“织田作⋯⋯你知道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已经死了⋯⋯”

⋯⋯⋯⋯

“这样啊。”嘴角勾起了一抹很浅的弧度,织田作道,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“有没有好好到救人的那方去了?”

“刚才没有仔细观察你这身服装,挺不错的,适合你。”

“变成一个很成熟的大人了啊。”

“我带你出去吧?”

“对了。”

“一直没好好的说出来,我思考了很久,原本打算写成书告诉你。”

织田作侧过头望向窗外的月亮。

“今夜の月が绮丽だね。”

===

打到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鬼

加减看吧

最后一句出自夏目漱石所说的“今夜の月が绮丽だね”=“好きだよ”

评论(1)
热度(11)

© Lanka | Powered by LOFTER